性別

變身妮可:不一樣又如何?跨性別女孩與她家庭的成長之路

變身妮可:不一樣又如何?跨性別女孩與她家庭的成長之路


作為父母,凱莉與韋恩從沒想過在這麼小的時候就確定自己「應該是」的性別——但誰不是從小確定自己的性別呢?他的雙胞胎哥哥喬拿斯不是也從未懷疑過自己是男生?為了讓懷特走往他心之所嚮的性別,也為了懷特的成長路上不再遭受霸凌與欺負,凱莉與韋恩從一無所知、到搜尋相關知識、再為了孩子能夠在平等環境下快樂成長而努力,他們克服鄰居親友對於跨性別孩子的不了解、衛道人士對他們的責難與壓迫,以及校園對於跨性別者的淡漠鄙視,勇敢站上法庭,為懷特爭取跨性別者的合理環境。二○一五年,懷特終於從困擾他一輩子的性別脫離,化身為妮可。這不只是一個關於人權的故事,也記述了父母對孩子的愛、更是一個平凡家庭的成長過程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女人屐痕─台灣女性文化地標

女人屐痕─台灣女性文化地標


以台灣四百年歷史為經,台灣女性的活動經驗為緯,架構了台灣女人的歷史文化座標;尋找在歷史上具有開拓性、在那個時代中無法被抹滅,並且能反映或促進婦女地位的公共空間,設置女性文化地標,浮現台灣女性斑斑屐痕,鋪陳出一張重要的台灣女性文化活動地圖。從南到北,由西向東,依循著台灣有文字以來的開拓史跡,走一趟女性文化地標,可以緬懷曾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過、打拼過、哭過、笑過的許多不同世代、族群的女人。(引自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)

算法少女

算法少女


故事發生於日本江戶時代的一七七五年,一位町上醫師千葉桃三,親自教導女兒小章學習算法(數學),沒想到小章在這方面竟有驚人的能力。有一天,淺草寺因浴佛節而舉行盛典。在盛典上,小章指出一面獻給觀世音菩薩的「算額」上的題目有錯誤,因而引起了當時的藩主注意,進而想要召見這位少女小章。結果,小章竟因此捲入了當時的算法主流「關流」的流派之爭,因為小章學習的是非主流的「上方」算法。於是在一場策劃下,她必須與另一位學習關流算法的少女一較長短......(引自博客來書局)

青春嘿咻‧安全寶典

青春嘿咻‧安全寶典


為何美國青少女懷孕、生育、性病和墮胎比率居高不下?作者長期從事青少年教育工作重新審視了美國關於性教育的爭議,並親至性教育成果卓著的西歐國家進行考察,將成左漫奀虼|策略帶入討論,她呼籲性教育應以青少年/女為主體,由下而上形一個務實的全新道德觀:給我安全的性否則免談。亦即是,在性教育的過程中,除了傳遞、教導青少年/女保護自己避免感染性病和懷孕的安全性行為的知識,更重要的是自尊自重與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態度。本書在台灣青少年性態度日趨開放的今日,提供所有為人父母、師長者為他山之石。(引自女書店)

達爾文女孩

達爾文女孩


卡普妮雅‧維吉尼亞‧泰德,一個生活在美國德州的12歲女孩,1899年的夏天,因緣際會地接觸了奇妙的生物世界,透過爺爺的引導,宛如有了「第三隻眼睛」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(引自大樹文化總編輯張蕙芬 )

小畫師的願望

小畫師的願望


如果我是男生就好了,這樣就可以出去幫家裡賺錢……納伊瑪心想。10歲的納伊瑪,是村子裡最會畫「阿爾帕娜」的女孩。「阿爾帕娜」是節慶時,孟加拉婦女在家門口繪製的幾何或花朵形狀的圖案。但是,納伊瑪覺得畫阿爾帕娜根本就是浪費時間,她一心只想幫家裡賺點錢。於是,她偷偷騎上爸爸的三輪車,想要幫忙分擔工作,沒料到卻弄巧成拙,反而把三輪車撞壞了!媽媽只好取下手上的金手鐲,要爸爸拿去修理三輪車。納伊瑪又難過又自責,她什麼事都沒辦法做,連阿爾帕娜也畫不下去……(引自小天下)

二哥情事

二哥情事


二哥極有女生緣,愛慕者不少,但其中只有小倩積極行動;小倩是二哥的小學同學,出色漂亮、活潑大方,勇於表示對二哥的愛意,二哥卻總是漫不經心,沒人知道他心中的真正想法。 小倩積極主動,勇於追求自己所愛,不同於傳統女性「矜持」和「含蓄」的形象,為表達自己對二哥的愛意,小倩常常打電話、寫情書和送禮物給二哥,忠於自己的想法......。(參考教育部性別平等全球資訊網)

我們叫它粉靈豆

我們叫它粉靈豆


每個人都知道,葛蘭潔老師擁有「透視眼」,沒人逃得過她的法眼。這還不是最糟的,她對「字典」的狂熱簡直無人能及。尼克覺得很不可思議,天底下竟有這麼無趣的人!尼克偶然間發現一篇文章,講到文字的奧祕和來源,他靈光乍現,暗中擬定一個偉大的計畫:他要發明一個「新字」。(引自博客來書局)

小殺手

小殺手


威瑪鎮有許多不成文的傳統──每年必須射殺五千隻鴿子,好募款維護公園;男孩過生日時,必須讓一名叫法卡的大男孩捶打手腕;另外,年滿十歲的男孩必須充當殺鴿日的「小殺手」,負責扭斷受傷鴿子的脖子。即將過十歲生日的小男孩──魯波馬──雖然害怕,甚至在潛意識裡抗拒這些殘暴的傳統,但又害怕不為同儕認同與接受。因此,他棄幼年玩伴古小桃不顧,極力想融入「死黨」的圈子裡;然而,對於小鎮傳統的恐懼,卻不時令他惡夢連連。沒想到,在一場暴風雪過後,一隻鴿子竟然成為他的寵物,他還替這隻鴿子取名為鉗子。經由觀察與相處,波馬越來越深愛這隻鴿子,鉗子也成為他和古小桃之間的祕密。由於對鉗子的愛,波馬終於鼓起勇氣,拒絕讓法卡擊手腕,並且揚棄小鎮的殺鴿傳統,不再因畏懼旁人的眼光和世俗的愚昧而掩藏真正的自我。(引自博客來書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