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教育

供桌上的自畫像:陳澄波與他的妻子

供桌上的自畫像:陳澄波與他的妻子


她一直在等待著,等待他從日本唸書回來,等待他從上海任教歸來,在嘉義老家享有溫暖樸實的家庭團聚時光,接著又是一段長久的等待,等待他的畫作再度重見天日……她是張捷,畫家陳澄波的妻子。身為畫家的妻子,張捷藏起這些畫,留下陳澄波畫裡畫外的生命故事。
作家林滿秋,透過陳澄波留下的素描本、照片、簡報、畫作等紀錄以及訪聊,構築出陳澄波的人、模樣與生活,節奏明快,故事裡有畫家與他背後的支柱—張捷女士、家庭、友朋間的往來情景,全彩圖文小說,讀來歷歷在前,深刻難忘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阿力的小提琴 : 飛越世界的另一端

阿力的小提琴 : 飛越世界的另一端


阿力,是一名11歲大的小提琴手,他的爺爺不僅是他的啟蒙老師,也是他最親密的夥伴。然而當他的父親在一場意外中離開他們之後,阿力和母親在爺爺的鼓勵之下,母子兩人離家進行了一段長途旅行,最後則搬離德國,與繼父三人一塊兒在澳洲生活。對阿力來說,自己拉小提琴的天賦是與爺爺是密不可分的,兩人的真摯情感也時常引發他的無比思念,所以儘管距離遙遠,他們仍然倚靠著小提琴、音樂與共同的記憶緊緊連繫著。直到有一天,年邁的爺爺也離阿力而去……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神奇的畫筆

神奇的畫筆


畫畫的過程充滿許多神奇的魔法,那是旁人難以體會的,唯有透過親身體驗,才能感受到創作如何與內在的靈魂對話、如何撫慰受傷的心、如何開啟新的世界。書中的狐狸先生擁有一顆關懷與熱愛生命的心,他將自己在畫畫中所感受到的歡樂氣氛,傳遞給冰冷醫院的每個小動物,也鼓勵了封閉自我的兔子女孩,融化女孩孤獨受傷的心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艾瑪畫畫

艾瑪畫畫


艾瑪奶奶要過七十二歲生日了,雖然子孫滿堂,日子也沒有什麼煩憂,但心中一直有股未完成的心願讓她眉頭日漸深鎖…......原來她想把生命中的點點滴滴留藏,而從未發掘的才份--畫畫,竟不可思議地實現了她的夢想,甚至讓大家都能分享生命的美麗。
作者以老人為主題,平實地描繪艾瑪奶奶老年生活的孤寂與落寞,面對老伴死亡、子孫不在身邊的日子,的確讓人感傷,唯一的陪伴就是她的貓和往事的回憶了。儘管如此,艾瑪奶奶沒有向孤單低年級頭,反而成功的將生活重心轉移到繪畫上,創作出一幅又一幅的精彩作品,而這些畫不但是她最好的朋友,也是生命中最美的收藏了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1000把大提琴的合奏

1000把大提琴的合奏


大提琴教室來了一位新學生,技藝超群,琴聲卻充滿憤怒。原來女孩來自神戶,大地震之後,她失去了她心愛的小鳥。偶然的機會,我們一起參加了為地震賑災舉辦的「千人大提琴演奏會」,遇到更多在地震中各有所失的人們。1000把大提琴,訴說著1000個故事,1000種聲音,卻全都變成了同一顆心,傳達飄送給遠方的你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魔幻藍屋—遇見卡蘿

魔幻藍屋—遇見卡蘿


《魔幻藍屋》描寫的是墨西哥最著名的女畫家芙烈達卡蘿和她繪製〈戴荊棘和蜂鳥項鍊的自畫像〉的經過。為了突顯自畫像中超現實的奇想世界,以及畫家拉丁美洲的背景,小說作家拉班賈瑞克希爾(Laban Carrick Hill)採用了魔幻寫實的寫作手法,讓卡蘿畫中的人物、動物個個都活了起來。「《魔幻藍屋》的故事循雙線交錯發展,一條主線寫的是瑪莉亞和維克特姊弟兩人的尋母之旅,另一條主線寫的是卡蘿和同是畫家的丈夫迪耶哥里維拉離婚後,把憂鬱情緒宣洩在畫上的過程,兩條線看似毫不相關,最後卻合而為一,終場的相遇深深的影響了彼此,不但姊弟兩人開始了新生活,卡蘿更動後的畫作也終於釋放了痛苦,展現出她強韌的生命力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微光中的孩子

微光中的孩子


四歲的德雷克只在家裡開口說話,除了媽媽之外,沒有人聽過他說話。一開始,桃莉覺得德雷克的病徵是「選擇性不語症」,努力的找尋背後原因,卻苦尋不出方向。直到德雷克的媽媽爆出了令人驚愕的內幕?卡珊德拉在六歲時被父親綁架,二年後,在距離三個州遠的地方被發現,飢餓、骯髒、在垃圾筒裡翻找食物。沒有人知道她被綁架的那兩年發生了什麼事,因為她絕口不提。卡珊德拉極愛編造謊言與性指控,性格兩極,前一分鐘所指控的事情,下一分鐘便忘得一乾二淨。(參考自博客來書店)

十人十色的小青蛙-理解需要特別對待的孩子們

十人十色的小青蛙-理解需要特別對待的孩子們


「十人十色」一詞是日本俗諺,意思是說每一個人都有其特色,說明每個孩子都不相同。孩子的發展,有些特別突出,有些進步得比別人慢,或被誤認為是任性、不聽話,有可能是因為發展障礙。以小青蛙來飾演發展遲緩、特別執著、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、容易分心、過分沉溺於喜歡的事物、容易暴躁等各種狀況的孩子,以有趣又容易理解的插圖,讓所有父母、老師、同學、朋友都能了解他們,並說明不同狀況的孩子需要用不同的方法來學習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枴杖男孩

枴杖男孩


二十世紀初澳洲維多利亞鄉郊,主角艾倫是個小兒麻痺症患者,他雙腿肌肉的麻痺,導致癱瘓,無法行走。即使已接受多次痛苦治療,仍需依賴柺杖才能行走,但他與一般小孩無異,成天享受鄉村的簡單生活,即便無法行走自如,卻從沒感到憂鬱,或是怨天尤人,相反地,他更積極想用另一個方法來證明自己可以是一位出色的「牧馬者」。(引自博客來書店)

一公升的眼淚─亞也的日記

一公升的眼淚─亞也的日記


亞也得了罕見的絕症──脊髓小腦萎縮症。以後會肢體癱瘓、吞嚥困難、無法言語,縱使知道未來的美好藍圖逐漸模糊,亞也仍毅然升入高中繼續學業。直到病情益發嚴重,坐上輪椅的亞也為了不增添家人及朋友的麻煩,最後同意轉至岡崎養護學校。在一般人眼中是多麼平凡的行為,但在亞也身上全成為遙不可及的幸福。支持她生存的意義,除了家庭,就是不肯對病魔妥協的強大意志力,以及她對未來生活的微小憧憬。7年來,亞也努力用筆紀錄生活中對生命的思維與堅持,她並不怨恨父母給予她的身體、她並不怨恨上天為什麼殘忍剝奪她生存的權利,她只是一直為自己的身體而奮鬥,直到21歲她喪失意識……(參考自博客來書店)